Tagged: 韩寒

太平洋的风 0

太平洋的风

空客320降落在桃园机场。飞机的降落把我震醒。手机里正好播放到张艾嘉的《戏雪》,这算是一首生僻的歌,陈升写下这样的词——“1948年,我离开我最爱的人,当火车开动的时候,北方正飘着苍茫的雪,如果我知道,这一别就是四十余年,岁月若能从头,我很想说,我不走。”

对于台湾,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侯孝贤和杨德昌的电影里。后来魏德胜和九把刀又加工了一下。我喜欢的作家,梁实秋,林语堂,胡适也都去了台湾,而且他们都和鲁迅吵过架。当大陆穷的时候,台湾有钱,后来大陆有钱了——确切的说,是政府和小部分人有钱了,台[……]

Read more

独裁者没有内政 0

独裁者没有内政

身边有不少人都很关心利比亚的乱局,甚至还有一个比利亚的球迷一直以为是比利时出事了。中国投了一票支持制裁,一票弃权禁飞,让人欣喜。今天又有不少人为卡扎菲吵的不可开交,当然他们分成了两派,一派的意思是卡扎菲作恶多端,专横腐败,滥杀平民,炸毁客机,应该被联军消灭,还有一派的意思是那是利比亚的内政,其他国家不应该干涉,西方国家无非想从利比亚得到一些石油或者转移自己国家的内部矛盾,居心叵测。 朋友转而问我的观点,我说,我的观点特别简单,独裁者没有内政,杀戮者当被侵灭。昨天正好是十九年来最大的月亮,无论是[……]

Read more

像韩寒一样活着 0

像韩寒一样活着

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应该有更多的“韩寒”,活得和谐、从容和骄傲,不一定要用眼泪和暴力来对抗威权,也可以用风趣和迂回,来消解压迫 反对者有反对者的道理。韩寒今年28岁,高中肄业,是畅销书作者、赛车手、前杂志主编,中国个人博客点击量最大者,他还出过一张专辑,代言的服饰品牌广告在各个地铁公交车站里轮番轰炸着大家的眼球。他在多个身份间游刃有余,像玩票一样轻松自若,却都“玩”成了个中翘楚。2010年4月,他还入选了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榜单。 与此同时,他的同龄人在做些什么?在21[……]

Read more

马上会跌,跌破一千 0

马上会跌,跌破一千

最近我发现我钱包里老是没有钱,吃饭的时候掏出来只剩下几张十块,好在一碗面还能买。我开始思考,我一般出门都会往钱包里放个一千多块钱,何以呢。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加满一次油需要六百,几个朋友一起随便吃个饭在花掉两三百,来回高速公路花去五十,在不给自己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一千块就差不多了。 我不由感叹,那些收入两三千的朋友们,在这个城市里是如何生活的,当然你可以说他们不用加油,但毕竟你要过三十天日子,还要住。这个城市的大部分设施都不属于他们,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看,好在我府慈悲,看城市并不需要缴养眼税[……]

Read more